a

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, consectetuer adipiscing elit. Aenean commodo ligula eget.

242 Wythe Ave #4, Brooklyn, NY 11249
1-090-1197-9528
office@ourbusiness.com

老佛牌市場有一部份的賣家,會販售帶著原廟盒的老牌,通常盒子也非常具有歷史感。因此,消費者對於這類物件,特別地趨之若鶩,價格上甚至更好。然而,近期我們卻接連鑑定出數例的『帶原廟盒的假牌』,代表市場上具有一定的氾濫程度。因此,我們公開這一面珍寶必打的案例,希望能藉以警醒收藏家們。 圖片上可見到帶著精裝的原廟盒的花粉版珍寶二(Phra Pidta LP Toh JumBo2 )。廟盒與佛牌的吻合度甚好,而且廟盒本身帶有許多老態,諸如:脫線、掉色、污漬等現象。許多收藏家可能就會因為這個廟盒,而花上千元美金去購入這面佛牌,當然,我們的客戶也是其中的苦主之一。 然而經過元素分析,這面佛牌原料主體就是石膏+鋁矽粉,佔總元素約98~99%,用料分析的部分在網站上許多文章都已經解析過了,這邊就不再贅述。關於這必達佛牌,值得一提的是:這件是很低階的仿品,除了胎體毫不掩飾,完全不帶有機用料之外,竟然還有滿滿的螢光劑粉!!螢光檢測下,可以看見胎體上有遍佈的螢光反應。雖說某些天然成分也會有螢光反應,例如:精液、血液。但若以真品狀態來說,就算有混入身體成分的佛牌,因為其比例太低,也不致於如此『大放光彩』!。再者,即使真的有含天然螢光用料,經過數十年的衰退、老化破壞,螢光反應也肯定會消失殆盡。這樣令人啼笑皆非的作偽手法,乃是造假者,為了『欺騙人眼』,反而導致『科技眼』變得更銳利的作繭自縛。 這次的案例,因為受害者可能為數不少。我們特別釋出低倍放大鏡的檢視圖,讓一般消費者運用常見的放大鏡工具,就能夠觀察、對比到一些作假的特徵。包括他們置入髮絲的樣態、仿造發料的樣態。可見到這些作假的現象都是浮於體表的,而且大多是一團一陀地出現,很少有細微的漸進變化。如果各位手上有這樣的現象,建議可以謹慎看待。也歡迎各位與東方森煌鑑定所聯繫並送檢。

許多收藏家遇到有疑惑的藏品,通常習慣以負面列表來看待之。甚至是泰國的傳統鑑定單位,習慣以某個模線錯誤、某種胎色不對,就全盤否定。長久以來,讓許多真品被錯判為贗品,產生了不勝枚舉的『鑑定冤案』。客觀的鑑定單位,必須以跡證為依歸,以偵探邏輯的檢測程序,才能給予藏品及收藏家最公正安心的真相。 圖片是一件白胎的瓦拉康崇迪。表面白度甚高,缺乏一般百年瓦拉康具備的泛黃現象,甚至背面有一整片的反光,乍看像是上蠟的假牌。類似此類樣式的瓦拉康,在許多牌商、甚至是泰國開卡單位,都不敢給予真品的判定。收藏界便經常將其列為爭議藏品。 然而,科學鑑定的存在,就是為了解決這樣的爭議物件。不論表象上看起來像什麼,我們必須找到證據,不受顯而易見的外表影響,進而去判定其製成年代。不弔觀眾胃口,先講結論:這件瓦拉康是百年老佛牌,但經過近代的強勢清潔。至於為什麼待以下解析說明: 首先,本件的元素分析並未偵測出矽膜/染色/臘膜等殘留,基本上表面的光澤便非屬上蠟或上膠所產生的。而且可以看見具備的元素非常的多樣,與阿贊多時期的用料吻合度高,並非近代的仿品用料。接下來的關鍵證據,顯微觀測下,可以見到細微拋痕。這代表了表面的光澤是經過擦摩所造成的。然而,在佛牌的凹陷處,又可以見到許多龜裂風化與結晶沉積物,與典型的入塔老牌之現象吻合。因此,幾乎可以推斷這件崇迪,在最初之時應是入塔/窖藏之物,然而在出塔後可能沉積現象過多,甚至有些骯髒。持有者進行了拋洗或摩擦等強勢方式,導致泛黃或器表之老化皆被破壞並淨除,變成了現在我們所看見的樣態。 對於古董文物來說,最好的鑑識能力,就跟刑事辦案能力一樣,必須勿枉勿縱。不能什麼都批評為假,而不給出理由。假若一位警探總是到處指責人民犯罪,卻給不出證據,那也是個有牌的惡霸。相信許多藏家都有這樣的經驗:在社群裡貼上自己的物件徵詢意見,經常就會遇到留言指稱是假貨,但就是給不出有力的理由。在文物的世界裡,把假的當真品賣,是欺騙。但把真品當作假的批評,也是一種無知,同時是對人類文化資產的傷害與褻瀆。因此,我們應該追求的是一種精準而嚴謹的態度,來推進收藏的水平與素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