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
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, consectetuer adipiscing elit. Aenean commodo ligula eget.

242 Wythe Ave #4, Brooklyn, NY 11249
1-090-1197-9528
office@ourbusiness.com

古物界引領期盼的系統性教學,終於在文化大學推廣部及東方森煌的合作之下,正式展開! 你是否已經厭倦在網路上到處求教,還得忍受前輩的冷嘲熱諷? 最後得到的答案,可能也是模稜兩可。 現在你有更可靠的選擇,透過系統性的教學,一次入門三大古玩領域! 包括古玉器、古佛牌、青銅器! 同時了解傳統眼學、現代科技檢測的各自優劣之處。 如果你是繼承收藏遺產的人,更需要學習,有效分門別類,釐清收藏的市場價值。如果是古董商家,那麼你要理解現今收藏糾紛的實際案例,該如何自保,並從糾紛中勝出! 2024年唯一一檔,4/24日晚上七點,文大推廣部(大安分部,青田街郵局樓上),名額有限,趕快報名,和東方森煌所長尤少墉一起見面聊聊! 說明會 報名連結 https://www.sce.pccu.edu.tw/courses/UUEIB3040 課程報名連結 https://www.sce.pccu.edu.tw/courses/UUEIB3053    

傳統牌商裡,有一兩位很喜歡強調自己鑑定內容是乾貨的網紅。經常釋放一些似是而非的論點,若是觀眾一時不查,就容易掉入洗腦的陷阱裡。比方說:『便宜的不用看,基本是假的』、『市面上沒有XX萬以上,不可能買到真貨』。接著帶上他在泰國發生的佛牌趣聞、市場傳說等等,口若懸河、誠懇有趣,確實很容易讓人入戲並且買單。但真的是這樣嗎?現在就有一個案例來說明: 最近客戶的送檢案例:一件售價台幣28萬元(約人民幣6.5萬)的龍婆爹純銀版藥師佛,被鑑定出為近代工藝仿品。客戶是向某位直播牌商購入。 而這件純銀版藥師佛,其實從科檢角度來說是很容易檢驗的仿品。首先胎體純度太高,已經超出純銀首飾常見的925(92.5%)之純度,實際測出逾95%以上。若真品老佛牌,姑且先不論早期的技術如何。但寺廟佛牌的製作目的乃為加持眾生或能量利益,大多會混上其他聖料,所以純度相較一般純銀925首飾通常會更低,而非更高。顯然是仿品工廠,為了拼『純度』而露出馬腳。加上傳統牌商只用肉眼教你看胎、看料。當然無法分辨銀製品的純度或內涵物為何。 再者,在數位顯微觀測之下,其體表多處可以見到高速細密的拋痕,與早期手工削銼的特徵不同。即便是富有的寺廟得以使用各種工業機器處理,經過數十年的風化、氧化,其拋痕,乃至於模線的稜角狀態,都不可能呈現如此銳利挺拔的樣態。很顯然是近代出廠後,就一直存放在各種現代保護殼,所導致『亮麗新穎』的結果。所以昂貴的,就是真品嗎?當然不是,真假與價格,本就是獨立的變項。而所謂的『模線』更是能夠輕易仿造,此處便是『假模線、真磨線』的最佳案例。 此外補充說明,這位客戶也同時送過其他-亦出自該牌商的牌來檢測:結果是『真假皆有』。試想,如果你是一開始就買到真品的收藏家,信心大增,未來可能更大手筆購入,之後的損失也可能更嚴重。因此,這類真假混雜的銷售方式,也是收藏家務必警惕的狀況之一。 這件仿品純銀藥師佛,重量只有11克(gram),卻有高達台幣28萬元的售價,平均每公克2萬5千元。各位知道這個月以來平均的國際銀價是多少錢嗎? 23元台幣/克,各位觀眾!這可是1000倍的暴利生意!所以終於能夠理解:為什麼當東方森煌不斷地在揭發仿品和詐欺事件,持續在捍衛消費者利益時。確有一群匿名者,不僅不支持合法公平的途徑,反倒不斷在私下攻擊科學檢測。當明白這其中的利益脈絡,就完全能理解了。 這位客戶經過和家人商討,決定以法律討回公道。附圖是他徵得我們同意,以東方森煌的檢驗報告作為呈堂證供。我們當然全力支持。這一路以來或許顛簸難行,但只要能幫助收藏者、協助受害者爭取公道,他們的道謝與笑容,一直都是我們堅持下去的動力!

當眾人提到頂級的座山佛(Phra Jaosua),腦海浮現的總是金屬版本的兆索佛。不論是龍婆Boon所督制的,乃至於現代師父督制的座山佛,幾乎都是以金屬牌的價格較為高昂,而且經常高出一半至數倍之多。 事實上龍婆Boon督制的座山佛除了金屬版本以外,仍有粉牌版本。相傳是以『金達曼尼』(Jindamanee/Chindamani)草藥為用料,據說是一種古老且神秘的植物配方,早期廟方專門為了跌打損傷而配置的草藥,專門用來醫治筋骨傷痛。直到使用過金達曼尼草藥配方的信眾,發現運氣出奇的好,進而成為一種能夠帶來好運的草藥配方。這個過程與可口可樂配方的傳說,似乎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都是意外而產生了新用途才廣為人知。 從科學檢測看來,金屬座山佛用料就是簡易的紅銅。而粉質版的座山佛則超過了十幾種的元素,而這十幾種的元素實際上代表著:龍波Boon可能要使用超過數十種的有機、無機的各種用料,才能製作成粉質的座山佛。如果說Lp Boon師父僅用紅銅就能加持其成為頂級招財聖物。那了更多用料的金達曼尼座山佛,難道會比較弱嗎? 而且從古物收藏角度來說,物以稀為貴是重要的準則之一,而粉牌易碎、硬度低,,流傳保存不易,長久來看完整品的數量必定持續減少。加上用料多樣而複雜,後人的仿製上也更加困難。於各種客觀條件下,粉質的兆索佛事實上是遠被低估的收藏品之一。 分享此件客戶送檢藏品,品相良好,表面原有的褐色沉積物經刷開之後,露出黝黑的有機草藥物質,皮殼潤亮,各種質變現象豐富,屬於開門的典藏精品!

龍婆艮2460財佛(Luang phor Ngern)已經是古佛牌的夢幻藏品,若是銀版的財佛更是連真品都難得一見。近期有一件帶老殼的財佛小立尊送檢,外表非常古樸,鏤空的框殼似乎是年代久遠,財佛本身也見到許多沉積物及不同程度的鏽跡。先直接講結論:這件並非銀版(silver version)財佛,年代也非2460,而是近代復刻品。 已看到照片的資深藏家,應該不難看出真偽。透過周邊的配件來掩人耳目是仿品的常見手法,這件財佛當然並非到代真品,但初學者看見樣貌古舊,加上殼的風格、銅環的損耗等等狀況,很容易就掉入撿漏的陷阱裡。 這件財佛的材質是以鉛(Pb)金屬為主的多種合金物,至於純銀的比例則為零。因為鉛的比重很重,上手會太重,因此造假者又混入一定比例的輕金屬鋁(Al),讓密度不要過高。如此一來,儘管使用較為便宜的金屬材料,又能打造老銀的灰舊質感,可謂是非常聰明的手法。 另外,補充一提,市面上有少數人誤解:『以為元素超過多種以上就是真品』。這完全以訛傳訛的說法。就如這件財佛(LP Ngern)的元素,就是超過7種以上的多元素合金,但仍然是近代的復刻品。古文物鑒定不能採『單一決定論』,這是東方森煌一再強調數據資料『交叉比對』的重要性。 事實上,市場上確實有不肖牌商利用這種看起來古舊的仿牌,購入後重新整理乾淨、再包上純金殼,大多數的買家會考量到『純金殼好貴』,即使有所擔心,大多也不願意拆殼進行檢測。而這樣的心態產生了漏洞,造就了利用這種『借屍還魂』手法的牌商能大謀其利。因此,建議能在包殼前就進行最安心的檢測,才是面對高價收藏比較好的路徑選擇。

這次的客戶案例很特別,因為她原本是泰國薩瑪空協會的信仰者,直到自己把這件龍婆帕必蘭(LP Phra Pilan)崇迪送去泰國鑑定後卻被打回票,也只得到片面的理由--胎料不對,帕必蘭必須是深色胎。但她自己配戴這件佛牌卻感覺到很多能量和奇蹟。因此數月前,她抱著求知的心態,姑且送到東方森煌一試。當時經檢測後,我們確認這件帕必蘭的鑒定結果屬於真品(C.C, Clearly Consistent)老佛牌,也同時誠懇地解釋被薩瑪空鑑定出假牌真的不需擔心,主要是其鑑定有效性受到了天生的侷限。看得出她的心情似乎放下了一些糾結。也原以為故事就這樣結束了

許多人收藏/配戴泰國佛牌,通常就是期盼帶來各種神奇效果。市面上佛牌的類型與形象眾多,牌商經常做出各種功能分類,諸如:權勢、人緣、招財、避險等。但事實上多數人配戴後,並未如預期地產生相應的效果。其實問題的關鍵是:佛牌聖物的本源是佛法,若要產生佛菩薩的能量效益,就必須理解聖像的意涵方能相應,進而轉化能量的共振頻率,才會有效驅動轉變!我們曾經私下把這個法教的理解提供給同仁、客戶們,並推薦同時運用心念的理解來配戴。經觀察反饋,驚喜地發現:多數人感受到比單純配戴來得更有效果!或許本篇內容不完全科學,但確實更符合於佛法教義,能夠助各位跳脫出商業的功能錯謬,回歸聖物與心念的共振,創造出更大的效益。 法相介紹開始前,要先理解南傳佛法的主尊(佛陀)概念。事實上南傳經典主要只有一位佛,就是喬達摩-悉達多(Gautama Siddhartha)。南傳主尊其實是單純以佛陀為主。但為什麼泰國佛牌好像有繁多的佛本尊名號?事實上不論是成功佛、座山佛、行走佛、臥佛等,本都是佛陀的姿態幻化,只是透過佛牌的手印身相變化,帶來不同的象徵與加持,這是南傳佛教的本尊特徵,也是我們配戴者必須理解的關鍵。華人牌商為了方便溝通/分類,順勢創造出許多中文稱號,彷彿有一大群的佛陀功能聯盟。然而,若欲進入相應之門,則需正本清源。更貼近法教的正確理解是---加持本源永遠就是佛陀(Buddha)世尊,只是透過法相幻化,帶來不同的出世或世間利益。 本篇文章名為『諸佛相應』系列,不定期陸續分享各類佛牌的手印、法相,揭開其所直指的心念密意,透過理解法教意涵,加速與聖物的共振相應! 諸佛相應EP0I-五大古佛,帕蓬素潘(Phra Phong Suphan),永無絕境佛。 此佛法相是降魔觸地印,外輪廓類似梯型,也就是基底寬而向上收攏。 帕蓬素潘之所以能反轉絕境,關鍵在於降魔觸地印+梯型的幾何身相。這是佛陀證悟當晚所展現的姿態。相傳佛陀證悟前,魔軍準備發起最後的巨大障礙!大舉派出魔子魔孫來干擾,不只是各種惡意攻擊,最後一刻還派出各種美豔性感的魔女前來誘惑世尊。 佛陀以此印按地,即有地神踊出(後有關聯法相為恆河女神),為佛陀證明其福業勝德,天魔為之退散。尊貴如佛陀,遇到佛軍來擾,也需要貴人相助(地神為證)才能展現福德。那我們凡夫呢?這裡公開法相秘密:帕蓬素潘其實亦有召喚貴人之能力,只是鮮為人知。再來,梯型幾何:底基為大為寬,逐漸向上收窄。由此法相暗示,當遇到絕境時,手腳佔的比例,應要遠大於頭部。提醒吾人,多行動多付出,少念頭少糾結。(行而不住於相念)。結合前述兩要項,必能破除障礙、反轉絕境,終成善願大業。以此兩關鍵修正心念,加上帕蓬素潘的加持,很快能相應產生效果!

本次精品案例是中國本土以外,首次重磅現身- 商代人面亞醜鉞(Shang Dynasty , the bronze axe of YaChou ),此型制的青銅鉞,最廣為人知的是出土於山東青州市蘇埠屯的大型墓葬,並被譽為為山東博物館的鎮館之寶,同時被中國當局訂為國家一級文物。這次我們客戶送檢出的真品銅鉞,應是第一次現身於海外的同型制精品,非常令人驚喜與振奮!   1965至1966年期間,山東省博物館考古人員在青州市蘇埠屯發掘了兩座商代大型墓葬,亞醜鉞就出自編號為M1的墓中。青州蘇埠屯商墓是一個震驚國內外考古界的商代大墓,該墓有東西南北四條墓道,而且墓的槨室也是商代王陵的“亞”字形,在商代只有王陵可擁有四條墓道和“亞”字形槨室。因此具有亞醜銘文的青銅器,多屬皇族的尊貴重器。 山東博物館的亞醜鉞通長 32.7公分,而我們此件客戶精品的鉞長則是15.6公分,尺寸是兩者最主要的差異所在。過去在墓葬挖掘案例中,確實有許多同型制、大小不同的成組案例,這次亦可能是類似的成組成套青銅器的遺散兄弟。 該系列形制的人面鉞整體設計極具張力。肩上有方形柄,肩下有兩個左右對稱的長方形穿孔,鉞身左右兩側有扉棱。亞醜鉞最顯著的特徵就是它的紋飾,鉞身兩面透雕著一幅人面獸相紋,它有彎鉤狀的眉毛、王字形鼻、一雙環凸眼、一對半圓形耳,還有一張嘴角上翹似笑非笑的嘴,暴露出上下兩排整齊對稱的牙齒。藝術風格極為大膽狂放,就算放到現在來看,仍屬創作力十足的潮流藝術! 回到我們這次檢測出的真品,除了銅器表層的沁色非常斑爛漂亮,甚至比山東博物館的館藏更為精彩。而且我們透過高倍金相顯微鏡觀測,意外發現本件鉞器的金屬結構,與越王句踐劍的樹枝狀晶格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皆可見到非常規律、細膩的樹枝排列結構(如上圖所示)。關於越王勾踐劍的晶格特徵,許多考古節目會把這事說得非常神妙不可思議,經常以『古人黑科技』、『外星人遺留技術』等聳動標語來討論,不過,我們從科學觀點來看,主要是多種金屬融合後,自然會形成特定的金屬交角,經過千年的風化,逐漸在器表的狀態顯露,屬於材質與歲月聯手合作下的特徵。當然具有一定的歷史與考古意義,但並不能說一定屬於外星科技。不過,至今確實從未見過能出現此類顯微特徵的仿品,至少是考倒了贗品工廠。 這次鑑定案例的主體元素,銅(Cu)佔比約65%、錫(Sn)佔比約18%、鉛(Pb)佔比約3.5%,與各家博物館青銅器的組成範圍吻合。在紅鏽較多的位置,有時鐵(Fe)的元素會些微增加。此外,我們還首次公開幾張千年古銅器的高畫質精采特寫,有益於收藏家在鑑賞、鑒別古青銅器時,可做參考之用。 土沁揉合鏽色,展現斑爛多層次的變化 原始的銅刃打磨非常薄利,遠看就是斧刃的感覺,可是一旦近看,就會發現各種歲月的痕跡,造成了剝落、蝕坑。正是遠看成鋒、近看成坑的典型表現。 當然,亞醜銘文是青銅器藏家最渴望的『頂級珍品LOGO』,其各種凹陷角度、蝕孔、皮殼表現,亦都是千年青銅器的重要鑑賞要點。珍貴的特寫影像,在此與各位同好分享之 同場延伸閱讀 A:[客戶送檢精品] 來源允臧齋拍賣-戰漢青銅錯銀三螭文鎮 B:盤點山東博物館十大鎮館之寶,亞醜鉞成功入榜  

這是一件東南亞形式的銅佛像,尺寸是58*29.6mm,重量35.7gram。有著典型泰緬古佛的形制,諸如:尖聳頂髻、簡易線條的底座(而非中式蓮臺)、高眼鼻的立體臉型等,都是泰緬古造像的藝術表現形式。 如果有一天在古玩市場裡,您遇到這件青銅小佛像,商家指出是來自滇緬的千年古塔,加持力十足,店裡只有一件。而當下開出的價錢也還算合理, 自己拿上手細看。初看特徵如下:皮殼滑順、銹色斑爛。頂髻的凸點磨損也錯落有致,底座左腳缺殘。而佛身袈裟、手足各有露出一部分銅胎,感覺倒也自然,沒有新仿件的賊光火亮

這篇文章遲到了20年,應該在古佛牌和薩瑪空(Samakom)興起時,就要有人提出。畢竟這篇實驗是很基礎的科學邏輯。只要有了基礎的真相揭露,也就能夠避免現在佛牌市場的血流成河,也就能夠避免更多人受害。然而,正義或許會遲到,但永遠不缺席。 16世紀時,哥白尼(Nicolaus Copernicus)發表了《天體運行論》提出日心說(Heliocentrism),被羅馬教會及其信徒斥為異端邪說;到了21世紀,東方森煌提出了古佛牌的科學鑑定方式,也竟然被泰國協會及其信徒斥為笑話。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,也總是令人感到惋惜。不論如何,真相總是越辯越明,人類也總會朝著更文明的方向邁進。 本篇文章透過很簡易的實驗,讓各位看見所謂的泰國權威的"模線鑑定"是如何形成。同時也可以證實,模線鑑定能夠達成的準度究竟為何? 首先,我們準備一個簡易的銅質模具,以及市面上品質較佳的韓國紙黏土。模擬百年前的方式,以手工的壓模,將紙黏土塞入模具裡,進行佛牌的製造。 脫膜之後,等待固化(或許等待開光),即是圖片上的五件圓形佛牌。這五件即視為師父親製的真品標本。因為是手工製作,所以主體大致是一樣的,但是其實因為手工之故,許多細節會受到手勁的力量、角度影響,帶來許多物體表現上的差異。 我們預設這五件佛牌真品(A~E),經過流轉之後,A、B兩件輾轉到了泰國鑑定協會的手裡,而C~D則流傳在民間。 泰國協會的專家,以這兩件AB真品進行歸納,整理出了兩個顯而易見的鑑定原則,第一個是上端牌肉要比下端來得突出厚實,第二個則是邊緣要彎曲,同時帶有龜裂紋路。 以這A、B兩件真品來說,以模線鑑定法的思維,歸納出這兩個原則並無不妥。確實顯而易見,也是兩件真品的共通特徵。 有一天,民間買家把自己收藏的三件真品送來協會鑑定。經過上述兩個原則進行鑑定之下;首先D佛牌直接被刪除,因為他的牌肉是側邊比較多,跟原則不同,而且非常明顯。以協會專家的傲慢習性,甚至還會嘲笑收藏家買了路邊的低仿品。 接著再以第二個原則(邊緣要彎曲,同時帶有龜裂紋路)來看,D及E佛牌,也緊接著被歸類為仿品。最後結局只有C成為了唯一個真品。結論就是三個真品,只有一個過關。本實驗顯示:模線法的準確率只有33%。錯殺機率是66%! 這實驗歡迎各位收藏家可以自行在家嘗試,或許細節略有不同。可能歸納的項目不同,或許出錯的位置不同,但終究可以得知一個結論:模線鑑定法不具客觀的鑑定效力。因為鑑定者是以主觀的方式歸納鑑定要點(如同實驗裡的1、2點),同時也在很有限的參考裡進行主觀歸納。主觀誤差就是模線鑑定的本質之一。而且,在百年前模具更粗糙,用料顆粒更不齊,所導致的差異會更多。在本實驗裡,已經讓各種條件甚為寬鬆,如果在實際的情況下,模線鑑定更是漏洞百出,最後鑑定的準度會比擲銅板更不準確。這也是為什麼這兩年,泰國鑑定在各國法院、各級政府爭議裡,總是節節敗退。 行文至此,一些死硬派的薩瑪空支持者,或許會說薩瑪空的鑑定還有看牌肉,才不是只有模線鑑定。好的,在科學鑑定的精準元素分析之前,你確定還要繼續談牌肉?你們連紅銅、黃銅、多寶銅,眼睛都分辨不清了,確定要跟我們談牌肉嗎? *同場加映-帶Pantip薩瑪空(Samakom)卡的假牌事件升級,正式發函行政院消費者保護協會:https://www.senhuang.org/govissue/ 長久以來的紛爭,若是理性的收藏家,到此也該要畫下休止符了。但為什麼紛爭仍然時有所聞?其實說到底就是『利益』二字。牌商當年賣出的薩瑪空權威牌,跟買家收取了高昂的價格,現在是真是假也變得難說了,畢竟其他人在法院節節敗退,泰國協會竟然也讓牌商直接變孤兒,幾近裝聾作啞。為了不被退貨,為了不被詐欺罪告上法院。各國牌商終究是要自保找出路。這種求生困境,我們都能理解,你們低調賣牌,我們也不多為難。但真相總會逐漸展現力量,事實上近期也有許多傳統牌商陸續斷尾求生,有的退款和解,有的乾脆退圈,令人不勝唏噓。也期望諸位能早日換走正路,以免日後爭訟纏身,名譽受損。

龍婆BOON座山佛/兆索佛(Phra Chao Sua)一期,是公認五大招財聖物,更是名聞遐邇的老闆佛,亦即許多老闆鉅富配戴的經典老牌! 真品裡,最常見的形制是紅銅版,而純銀版則是夢幻逸品中的極品,更是非常罕見。東方森煌在過去也僅僅公開過一面的真品樣貌,確實是非常珍貴的頂層收藏。 關於一期座山佛的類目版本,市場上有人說座山佛一期”沒有”黃銅版,也有人說有少數真品是黃銅版。不管哪一方,頂多就是拿出一些舊照片或口耳相傳的說法來討論,終究是各說各話,難有一個令人安心又信服的答案。那麼從東方森煌的觀點,必須是眼見為憑,讓證據來說話。我們先直接講結論 :「東方森煌鑑定過的真品裡,目前確實沒有發現科學定義上的黃銅版本」,這部分與坊間相傳: 一期座山佛並無黃銅版的說法是一致的。這是我們目前能以證據提出的說明,但會不會有一天出現翻盤呢? 我們不敢100%確定,但收檢至今,以黃銅為用料的一期座山佛,幾乎全是仿品。如此說來,是不是只要帶黃褐色的一期座山佛,就全是假貨呢? 當然不是這麼看的,所謂的黃銅、紅銅、紫銅,當祂成為古董商品時,表面色澤就會涉入各種老化、儲存或造假的變因,很難用肉眼完全能確認他是屬於哪一類的銅質用料。 因此今天,特別分享一面客戶精品的座山佛,是非常值得深究的經典案例。祂就是典型外表帶有”黃褐色”,容易讓人誤認為黃銅。但其實祂是純銅含量超過80%以上的紅銅(Copper)類版本。(註:當年製作時純銅可能含90%以上,百年後的檢測會因氧化質變、儲存環境、各類沾染等讓純銅的佔比下降),但為什麼祂色澤會相對淡,甚至看起來偏黃呢? 此件含有微量的貴金屬銀(Ag)及少量的鋅(Zn)、錫(Sn),讓色澤沒有呈現出典型的紅銅特徵,反而某些角度容易誤認為黃銅(Brass)。人類肉眼不可能一眼就知道這件金屬,是因為含了多少%的銀或鋅或錫,才讓他產生什麼色變,若是以過去經驗武斷地判斷真偽,只會不斷造成文物冤案或假貨流竄。 所以當許多自詡為知識佛牌老藏家的網紅,還在教你什麼一眼判斷真假、一張照片斷假貨、一根牙籤看模線等,顯得他們完全不了解古物鑑定的難度與技術。反之,在國際骨董文物上的物理老化現象、化學反應、年代工藝的特徵等,泰國的傳統鑑定竟然多避之不提。 同場加映[酸蝕染色做舊的山卡拉培藥師佛] https://www.senhuang.org/mythbusted02sangkarat/ 值得一提的是,在東方森煌鑑定的過程中,意外發現龍婆Boon的金屬牌用料是相對單純,與龍婆蜀(LP Suk)喜歡參雜各種元素的風格,可說是截然不同。不過,另一方面,或可說是龍婆BOON對於自己術法與修持充滿信心,只要使用單純的銅質用料,就能夠督造出力量強盛的招財佛牌! #MidJourne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