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
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, consectetuer adipiscing elit. Aenean commodo ligula eget.

242 Wythe Ave #4, Brooklyn, NY 11249
1-090-1197-9528
office@ourbusiness.com

本月份的精品推薦,大膽挑戰市面上眾說紛紜的凱薩崇迪,而且還是最具爭議的寶石鑲嵌版本。進行科學鑑定的好處,就是把各種說法和證據,做一個比對。具有證據基礎的一方,就能讓該推斷逐漸落地坐實。至於不能證實的部分,我們則給予較保守的看法。如此一來,就能減少紛爭。同時也讓說謊或誇大者逐漸安靜下來。 佛牌商家喜歡藉著明星光環來炒作項目,已不是新聞。凱薩崇迪(Kaiser Somdej)即是著名的一個例子。一張港星張柏芝配戴的照片,被各家牌商轉了又轉。同款同廟的凱薩,那陣子著實被炒高了許多。然而,這次介紹的鑑定古物件,是年代更久遠、製作用料更佳的凱薩精品。但目前這類具有鑲嵌物的凱薩崇迪,一方面仿品多,令藏家畏步;一方面某些泰國協會刻意地貶低價值,轉而炒作自己手上數量較多的款式。因此這款凱薩崇迪,可以說是身價遠被低估的一款古佛牌。(註:東方森煌是不介入交易的第三方鑑定單位,因此我們願意公開各種項目的實話) 進入鑑定正題:這件背面具有礦物鑲嵌的黑胎凱薩崇迪,其用料超過75%是有機物以及氧化物的組成,這在牌商來說通常會認為是混了藥草聖料的款式,比一般白胎的粉牌更為稀少。在科學鑑定上因為無法破壞的狀況下是難以分辨用了哪些草料,但添加了草藥後而讓胎色產生深褐/深灰的高氧化色澤,這是可以被認同的。除此之外,主體亦含了多樣化的元素組成。當然,一部份與背後鑲嵌物有關。這背後的礦物,許多牌商曾誇大說是紅寶石(Ruby),但經過檢測後其實是天然的石榴石(Garnet)。當然這是單以本件佛牌的情況,是否同型制的每一件凱薩都是石榴石仍得經過檢測才能斷定。以寶石市價來說,某些藏家可能乍聽有些失望。但事實上石榴石在礦物能量來說,對應的是海底輪(Root Chakra),能帶來自信、熱情、健康,對於氣血與活力是非常好的能量來源。因此,若泰國師父以此作為緣起之物,進行權勢、長壽之國王佛牌修法的加持,完全是合理且有效的緣起寶物。 這件佛牌在泰國自由派或者薩瑪空派之間,有著不同的辯論。薩瑪空派有些人直接認為有鑲嵌物的都是贗品,有人則認為這是皇家玉佛寺(Wat Phra Kaew )的頂級聖品,有人認為這是阿贊多的佛牌系列,各種說法都有人支持。首先可以確定的是,這件崇迪的年代經各項檢測可推斷為19世紀中晚期的物品,所以祂是百年古物屬於沒有爭議的範圍。那麼科學鑑定是否能斷定祂是否出於阿贊多之手呢? 直接講結論:科學無法直接證明任何佛牌是阿贊多親自製作的,但科學可以檢定是否屬於阿贊多系列型制的年代與用料。因為要證明該物件為阿贊多『親自製作』,必須要有阿贊多本人的DNA數據,這件事本身是不可能的。那麼為什麼薩瑪空的鑑定者,竟然敢大聲宣稱自己的牌是『阿贊多本人親製』?這在之前的文章已經提過,如果薩瑪空的鑑定方式是『通靈』或『玄學鑑定』,我們當然給予尊重。科學與玄學是可以互相尊重的。但如果薩瑪空認為自己的鑑定是基於理性的話,那麼當他們宣稱自己的牌是『阿贊多親自製作』這件事,在理性上當然是一種誇大渲染,甚至是商業謊言。 回到這件凱薩崇迪本身,除了儀器的鑑定之外,這件凱薩崇迪其實也有很多眼學就能辨別出來的要點。從本身的胎形具有輕微的扭曲,各種沁潤的皮殼與風化,都一再的顯示祂的的歲月之美。坊間的仿品作假的過程,其實通常會有細節上疏忽,為了追求高價,總喜歡把物件做得很細緻,而忽略了老件的特徵。所以要嘛就全身塞滿寶石,要嘛就是作舊過了頭,染色堆積過多等現象。 這件崇迪雖然品相不完美,掉缺處甚多,體型也略微變形。但歲月在祂身上展現的痕跡,卻再再令人感受到百年的王者風範,那不論風霜、幽然自若的瀟灑與沉靜。那才是佛教之途、王者之道!

這十幾年來在古佛牌的鑑藏領域,因為泰國協會及其下游牌商的大力推廣。幾乎所有的佛牌網紅都喜歡以模線、模點、甚至色澤來判斷真偽。這次分享的這件案例(龍婆銀LP Ngern小立尊),自帶色塊,呈現出褐黑、黃澄顯著的相間差異,而側邊的模線則是模糊不明。聰明如你,若再加上價格低廉,你敢收嗎? 只要你是被泰國協會派系長年教育之下,必定會充滿擔憂,甚至是譏之為開門假貨!? 事實上,與傳統派的看法恰好顛倒!這件財佛小立尊(Wat Bangklan)不僅是真品,更是真品裡的精品!這件胎體的主元素如照片所示,主體為黃銅,占比約75%,再加上其他不同金屬用料的鎔鑄。最特別的是這件鉑(Pt)、金(Au)的含量高達2.6%,是目前檢測過的財佛,貴金屬含量最高的真品之一。屬於非常珍罕的案例。常見的財佛貴金屬含量通常在0%~0.2%之間,也就是正常的財佛是不含貴金屬的。即使是有也常在千分之二以下,這件的貴金屬含量在一般真品的10倍以上! 正是這件的元素組成特別,在古代鎔鑄時溫控技術的不純熟,導致不同屬性之金屬,融合上不完全,造成金屬的差別集中。因此,百年來鏽蝕情形也就產生了落差,最後在表面形成了"鏽蝕的差異色塊"。這樣的差異色塊,讓守舊派的支持者譏為假牌,但恰好讓願意面對真相的收藏者有了撿漏的好運氣!在收藏的路上,精準的撿漏VS固執的僵化鑑定,往往只在一線之間! 咱們回頭過來思考一下,泰國協會使用的『模線鑑定技術』。如上圖所示,在耳邊(側邊)有一銅質聚集之處,也恰好是貴金屬比例較低的位置。其氧化鏽蝕情形嚴重,致使所有的模線幾乎消失殆盡。這樣依照模線鑑定的看法,祂就變成了假貨嗎? 如果在鑑定上使用這類的方式,其實就是無視於物理/化學的法則,是反智且理盲的。如此一來所謂的佛牌鑑定,就成了碰運氣的娛樂。可是當這種娛樂牽涉到高額的收藏交易時,紛爭就此而起。所有的鑑定必須立足於『多種客觀事實』之上,同時這些事實亦不能相互抵觸,甚至更要互相支持,才能讓我們在面對人類歷史時,保持謙卑與客觀並一觸真相!。 這件財佛是全泰三大招財聖物之首,同時又含有高比例的純金(Au)和白金(Pt),讓這件財佛的財氣滿到溢出來!願見者吉祥豐盛!輕鬆致富!

龍婆蜀/龍波肅大師((Luang Phor Suk)),是當年的法術聖僧,亦是相傳能掌控四大元素(地水火風)的術法奇僧。因此,所有的老佛牌藏家對於龍婆蜀的珍品老牌,可以說是趨之若鶩。不過造假者看準這樣的心態,屢屢做出以假亂真的贗品,並且大量流通於市面,可說是仿牌的重災區。更令人惋惜的是許多泰國的知名協會,竟然還幫這些假牌開立真品驗證卡,成了推波助瀾的幫凶。去年,我司公開這真相時,造成了許多震撼的迴響(*鑑定詳請可見https://www.senhuang.org/samakomfake/)。本期的精品介紹,則是選出難得一見的龍普蜀合金精品-小佛陀金屬牌。而且本期內容有一兩個關鍵鑑定要點及秘密首次公開,希望能再度破除一些市場及收藏的錯謬觀念。 在過去一些傳統派支持者表示:『科學鑑定只要知道配方就可以仿造了』。好的,本次就直接公開龍婆蜀的金屬牌配方,主要是黃銅合金(Cu、Zn)約占整體的86%,其餘的則是鐵、錫、鎳、鉛、鎢、銀(Fe、Sn、Ni、Pb、W、Ag)等微量金屬元素,我們直接公開配方的精準度直接到小數點後三位,讓仿造者可以更精準模擬。若是各位讀者略懂化學物理的常識,便知道透過以上配方製作出來的金屬物體,將會是黃澄澄的黃銅模樣,一看就是"新牌"。所以做偽者必然要再使用酸蝕或染色等技法,讓它看起來像是"老牌"。如此一來,元素組成就會被大肆改變,這個過程稱之為『作偽者的困境』,這部分在之前的文章也曾經解釋過(可參閱偽者困境之文章https://www.senhuang.org/busted_amulets01/),因此就算公布了配方,根本也無法模擬出自然的歲月跡證。 東方森煌在鑑定金屬物件時,會使用顯微的金相結構進行判斷。意外發現許多具有"能量特色"的金屬物件,經常會有某種金屬交角。舉例來說:來自外太空的隕鐵,經常會出現各種維德曼交角(Widmanstetter),這也是珠寶商在鑑定隕鐵的重要特徵之一(花紋特色可參見YT影片https://youtu.be/RAvBQCctEyM)有趣的是,許多百年以上的老金屬佛牌也會有如此的特徵(但並非必然如此),只是老佛牌的特徵須在顯微級別的金相結構,才得以觀察到。這次公開的精品案例也具有這樣的結構特徵。這是否就是能量金屬的某種幾何圖騰秘密呢?透過公開這個小發現,或許就開啟了科技、幾何、宗教與考古學的交匯對話之處! 許多客戶經常會詢問如果不使用科技儀器,是否有什麼小訣竅能夠協助判斷真偽呢?肉眼的鑑賞雖然不及儀器的精準,但事實上透過一些小技巧,也能夠避開一些顯著的地雷仿品。以此件龍婆蜀為例,可以見到金屬的鏽色是呈現漸進的方式,而非整塊突兀地出現,而且銹色是深咬而不漂浮的。同時在凹陷處,不會有酸蝕的髒汙殘留,而是乾燥且穩厚的沉積表現。這些都是百年以上物件容易見到的特徵,雖說造假者就是在『認真模仿』這些特徵,但只要細細品味,仍有蛛絲馬跡可尋! 一般來說,龍普肅的金屬牌模款不少,但背面大多是素面無紋的版型,或者佐以手刻符文,本件屬於模鑄的螺旋咒紋,則是相對罕見的版本。 這件龍婆蜀的小佛祖,雖然本身是金屬牌,乍看只有單一屬性。但事實上若要製作一塊這樣的合金佛牌,督造者必須透過四大元素的協助才能完成冶煉。從取料(大地)→冶煉鎔鑄(火)→冷卻(風)→清潔加持(水),因此一件金屬牌的完成幾乎會觸及各種元素的協助。當然,龍婆蜀大師必然還有其他法術或悲心的特殊融入,這部分我們當然不得而知。也是這類宗教文物的迷人之處。

龍婆登(Luang Phor Derm/Doem)是著名的滅魔刀大師,但是在市場上他的金屬立體自身像,不論是價格或知名度完全不輸給他自己的滅磨刀。特別是這款佛曆2482年的自身像,更是眾多自身像之中的夢幻藏品! 現代工業的複製技術日新月異,金屬翻模更是廉價可得,因此這類金屬小立尊,市場上有著非常大量的仿品。東方森煌在4月份的優惠期間收到許多送檢的小立尊,然而最後通過檢測的開門珍品,最後竟僅有個位數。本篇案例,乃其中品項較好的一件。特別分享出來,以饗先進同好。 本件在肩線上,有一些老修痕。在市場上,有些傳統鑑定者看到銼刀痕會直接判死刑,這是較為粗造的判斷方式,容易錯失真品。特別有些新手,若被網路專家潑冷水後,可能直接把真品佛像丟棄,造成把大師佛身毀壞,在因果上不能不慎。本件案例便具有這種大量銼刀痕跡之特徵,而透過顯微的光學檢測技術,我們可以發現這件的銼刀痕乃屬於老修整,並非現代機器痕。其在金相結構的年代表現是一致的,同時具有歲月自然產生的解裂與風化。 東方森煌的科學鑑定技術,並非以單一項目進行斷代。而是陸續在不同胎體、不同角落,都能檢測出類似的現象。包括非銼刀痕之處,清潔乾淨之處,都能發現不同的老化跡證進行交叉比對。諸如: 多元金屬的差異風化,多樣的鏽蝕特徵。都再再地證實這是一件開門的完整老佛牌精品! 在元素分析上,這件自身像以黃銅(Cu、Zn)合金為主,但整體卻混入了多樣的金屬用料,可以稱做廣義的多寶合金銅,甚至含有微量的純金(Au)。在過去,有許多佛牌商家都會宣稱某期是七寶銅、另一期是阿巴嘎,但從來沒有人能夠說清楚講明白,哪款佛牌到底混了什麼金屬? 只能用傳說故事不斷增添了想像,反而更模糊了事實。透過元素分析的穩定技術,我們現在可以得知這件龍婆登(LP Derm )自身佛牌總共含有至少七種以上的金屬用料,包括銅(Cu)、鋅(Zn)、鉛(Pb)、鐵(Fe)、鎳(Ni)、金(Au)、錫(Sn)等,如此豐富的金屬用料,得以真實推知當時在製作時的加持與投入。 從藝術成就來看,這件自身立尊的姿態栩栩如生,彷彿大師現身。那種能量與光場就算隔著鏡頭,都能親炙其光芒。微微駝背的身形,隱藏著無盡的悲心。而嚴肅威猛的眼神,令任何妖氛都難以聚集。不論從任何角度來看來說,都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宗教藝術精品! 延伸閱讀: 金屬精品與仿品的鑑定分享 來源蘇富比拍的客戶青銅鑑定案例 https://www.senhuang.org/cr-sotheby01/ 2.帶有紅斑綠鏽的山卡拉培藥師佛,究竟是否為真品呢? https://www.senhuang.org/mythbusted02sangkarat/

這次的送檢案例是一個文物冤案,因為被重新除鏽,導致於市場上被誤認為假貨。透過東方森煌的先進技術,還其真品一個公道與清白,輕鬆化解一樁冤案,因此本案有兩個值得關注之處: 一、藏傳天鐵的價值多是被低估的,主要因仿品太多易弄假成真,更容易把某些真品看成假的,導致流通性差。二、這類被冤枉的真品,又有哪些關鍵要點必須釐清與分辨呢? 這類的藏傳天鐵物件,在台灣收藏者眾多,但因為眾說紛於又加上仿品的數量龐大。導致多年來價格行情屢屢被低估。但事實上這類古合金物件(市場俗稱天鐵/天銅,或音譯托甲Thochas)的年代有些非常久遠,以這件金剛手菩薩為例,於林東廣早年的書籍認為可推至9~14世紀,亦即大約是唐代至元朝時期。以這類兼具宗教意涵與近千年的歷史文物,市場價格應該在萬元美金之譜。然而目前市場行情卻經常在台幣數千元至數萬玩之間浮動,其實就是因為辨認不易、假貨浮濫所造成的行情遲緩。 這件客戶送檢的金剛手藏品,他表示來源是自己的父親,而且是父親多年前得於上師,說是年代非常久,加持力猛烈要好好保存。但是在網路論壇裡貼出來後,被某些群友一口咬定說是新仿件。他透過律師友人的推薦,找到了東方森煌。其實也只是一個好奇心使然,想知道究竟是上師與父親無法分辨真偽,還是網路磚家橫行? 內心裡終究想弄個明白! 經由東方森煌一系列的檢測後發現,這件藏式的古合金物,確實表面遭到過度的清潔除鏽,導致表層的鏽蝕幾乎被清除乾淨。而且也留下了不同程度的刷洗拋摩痕跡。然而,這些狀態並不影響真偽的判斷,這件金剛手菩薩天鐵(Thochas)仍是一件百年精品,至少早於西元十五世紀(A.D.15th)以前。特別的是許多人會以為這類顏色的材質是『黃銅合金』(Brass Alloy),但事實上經過檢測它主要含有五種合金,其比例更接近於廣義的『青銅合金』(Broze Alloy)。市場提到青銅,皆會以為表面一定要是滿布綠色銅鏽的樣態。但其實所謂的青銅,當年製造出來的顏色也是以銅色為主,視其錫鉛(Sn/Pb)的配比高低,會帶有不同等級灰褐顏色的光譜位移。因此這件金剛手天鐵/天銅,因為被深度除鏽,導致祂真實的顏色露出,才被坊間誤以為是新仿品。這也是眼學判斷上,很容易出現的誤區。 這件金剛手的背面,有一塊淺色的區域。市場上通常會認為是斷補的痕跡。但經過我們檢測發現老化狀態一致,未見焊接的新金屬。其元素分析顯示屬錫(Sn)含量較高的區塊,也就是不同異質金屬間鎔鑄不均的現象,所以本件其實完整的原件,並非修補件。這個現象也是市場上亟需還原真相及正名之處。免得冤枉了本是完整的精品物件。 這篇文章除了科學檢測之外,我們也分享一下真品/仿品的小差異,可供讀者共享鑑藏之趣。一般說來,許多金屬古物的造假,大多要透過酸蝕的方式,來仿造皮殼的歲月質感。而這些酸蝕物最容易堆積在凹陷之處,因此仿品的凹陷處幾乎是魔鬼的藏身之所,容易過度黝黑,缺乏老化的層次與細節。反觀,這件金剛手的凹陷處大膽地露出,同時可以觀察到不同深淺層次的老化特徵,這是與仿品的一大區別。也是可用肉眼便可簡單判斷的初步小訣竅。除此之外,真品被打造之時,細節與宗教規範皆有一定的要求。而它們表層的磨損是來自於歲月所致。所以在細節之處,應該是先『完整被創造』,再『被耗損』,因此也有許多特徵會被保留下來(下圖)。然而,仿品經常是以老件去翻模,因此製造出廠時『各部位皆已模糊』,再加上酸蝕或打磨,因此許多細節會顯得『不合邏輯、不合時序』。這部分只要多細心觀察,不要被片面的判斷給帶走,自然有所蛛絲馬跡。 [後記] 這位客戶知道結果後,也轉達給父親和上師知道。他們兩位長輩則是一臉『早就跟你說了』的表情。但這位客戶的內心徹底放下一個大石頭,也解釋了他之前配戴這塊天鐵時的特殊感應,讓他升起強烈的信心。因此,只要是準確的真相,在玄學與科學之間,就是相通的,因為真相只有一個! 以此憤怒金剛手之智慧烈焰, 祝福所有讀者,遠離障惱,福慧無盡~

這件客戶送檢的鎏金佛像,可謂是佛像收藏品的經典類目。南北朝的鎏金佛像一直是佛像鑒藏的重要里程碑。中國史上最早有紀載的鎏金佛像是後趙建武四年(現藏於美國舊金山的亞洲美術館),爾後到了北魏時期鎏金工藝逐漸穩定,鎏金佛像開始大放異彩。而且非常難能可貴的是,在南北朝這樣動盪時局裡,仍然創造了中國佛教藝術史上的輝煌成就,並且持續影響至今。這一件件的鎏金佛像,就像是在亂世之中的安定力量。即便穿越了1400多年,至今我們仍可親睹出於金銅藝術下的般若之美! 這件鎏金佛像,其表面鎏金屬於當時的純金(Au),在表層元素分析之下,佔比近三成(29.4%)屬於厚鎏金等級。同時亦偵測到一定比例的水銀(Hg),表層濃度約佔5%,這與當時的鎏金工法吻合。若是現代的鎏金佛像幾乎不含水銀,畢竟古代的汞法鎏金非常容易吸入過量的水銀,汞的毒性傷害健康甚鉅,導致古代工匠通常非常短命。現代佛像的鎏金則是以類似電鍍的離子方式來附著,安全度當然高上許多。 另一方面,有部分收藏家認為鎏金佛像的靈性高於其他種類,因為製作的工匠幾乎是用生命在換取藝術成就。也因此一尊貨真價實的古老鎏金佛像,也屢屢在交易市場上創下天價。 此件佛像具有四足方臺,正是坊間俗稱的『板凳佛』,此暱稱在意象上可謂傳神。同時,於顯微分析、金相結構的分析下,也可以見到金屬老化的漸層變化。同時在露胎之處,也可以見到古老黃銅合金的金屬交角結構。各種跡證都完美的呈現出這尊佛像來自千年之前,這些跡證就像是祂的身分證、祂的記憶、祂的年輪,一再地展現祂尊貴不凡的千秋萬壽。 佛像的背光素面之處,前人有銘刻下一些銘文,但因為年代久遠致使嚴重的磨損,已不容易完整辨認。這也是南北朝當時的佛像很喜歡留下銘刻,有的是紀年,有的則是供養者的姓名,甚至有些祈願也會記錄下來。這與現代人造廟捐獻也會留下善信大名作為表彰,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。 過去許多的鎏金佛像,總是具有一些真偽的爭議(諸如:真金假金? 老鎏金/新鎏金? 紫銅還是染色? 壓金還是新拋光? 黃銅還是假青銅..等等)。然而透過現代科技途徑,都可以將這些疑惑漸漸解開。讓真相之光穿透迷霧,燦然地盡情榮耀你的典藏。 特別鳴謝:送檢客戶 戴谷霖(Tai,Ku-Lin)先生,現任中國國學文化傳承委員會的副會長

根據網友的來訊,市場上出現一兩間泰國的鑑定機構,也是打著『科學鑑定』的旗號。初期我們樂見其成,但近期發現有些網友誤以為我們與他們相關,因此許多他們所犯下的錯謬,竟然拿來向我們質疑,令我方詫異不已。因此覺得有必要提出聲明,避免混淆,以正視聽。 聲明公告全文如圖 同時附上泰國的科檢機構,兩件『真品』的鑑定報告。此時實際上只是單一『元素列表』及其圓餅圖,絕非具有古物鑑定效力的分析報告。 泰國方面,單純以元素多寡作為判斷,實非正道。特別是該兩案例的崇迪佛牌,含鈣(Ca)量超過96%~98%。這在我司的判斷來說,有很大機會是更接近新仿工業牌的狀態。然而,泰國卻認為這兩件屬於真品!實在令人匪夷所思(*為保護泰國當事人,名稱處皆已經馬賽克處理)。 這樣的鑑定結果,絕非專業的『科學鑑定』,在考古、法律各種專業領域來說,都沒有這類的前例,因此未來若引發糾紛,持有這家鑑定卡的佛牌,必然會孤立無援。還請消費者三思。某些傳統的泰國人堅持泰國佛牌必須要由泰國人來鑑定。但事實擺在眼前,對於自己所不熟悉的領域,卻急著趕上科技風潮來做鑑定,反而會暴露了自己的短處。從另個領域來看,目前鑑定中國古瓷器,最具名聲的是英國的牛津熱釋光(OXFORD AUTHENTICATION)公司,熱釋光不是源於中國,但卻是鑑定中國古瓷的權威。你是哪一國人,跟鑑定哪一個領域確實是兩回事!請各位藏家務必實事求是,才不會在收藏路上付出更多無謂的代價。

東方森煌日前分享了幾件來自國際拍賣行的客戶送檢精品,許多人也瞭解到這些拍賣藏品的真品率高與價值不凡。因此,市場上某些商家藏家,在找尋物件時習慣會看一下是否有拍賣行LOT編號,或者是堂號標籤。同樣品項的物件,有了這些標籤,似乎往往會變得更高價。 本篇的流言終結者,就是帶來一件客戶送檢的紅山文化獸面神人玉器。同時附有精美的錦盒,以及其堂號標籤及LOT編號。這件若是真品,至少距今5000~6000年,而且紅山文化的經典型制(諸如C龍或龍胎)屢屢在中國、歐洲等拍賣會上創下驚人的佳績。本件的型制更為精稀,若為真品那肯定是夢幻逸品之列。 不賣關子,直接公布鑑定結果:此件為近代仿品。玉料使用天然閃玉(Nephrite),也就俗稱的軟玉來製成的。對於許多資深藏家來說,這件應可輕鬆判斷出真偽。然而,以這件做為案例,是因為許多入門的古玉玩家容易被這類的仿老做舊手法所欺騙。這件可謂是多種經典手法的跨界案例。 首先,胎體表面利用玉料原本的皮色,當作是千年來的沁痕、受損、風化,當然因為這是自然形成的,所以看起來確實是『非常自然』。這是近年來常見的天然老料手法,入門藏家務必學會的關卡。同時,所謂的『次生結晶』,這類玉料也可以借用原生的條狀結晶或玉紋(下圖中間),來達到魚目混珠的效果。 再者,霧面磨砂的工法,讓玉表看起來有風化感、有老皮殼的陳舊感。但事實上透過這類工法,再搭配上原有玉料的皮坑、沙洞、小蝕坑混雜一塊,簡直渾然天成。但在微距的分析之下,便可見到近代的磨砂,有其規律性。當吾人排除自然的坑洞後,就會察覺其漂浮而生硬。 此外,機器工痕當然會在不同細微處露出馬腳。因此,這類物件習慣用一些深色物質、類土質物,進行填充或黏附,來遮掩其現代的工痕。但在科學檢測之下:『若手腳動得越多,恰好就留下更多證據!』這些黏附物質,當然與天然沉積土石是不同的成分,表現的型態也截然不同。 以上要點分享,期望入門的古玉器藏家,必須放下外在的掩飾(諸如:堂號、商號、拍賣編號這類容易作假的包裝),必須把鑒定基本工夫打好。才能一窺古玉器的收藏之樂!

允臧齋(https://www.etherealauctioneers.com/)是台灣近幾年新竄起的拍賣行,據傳是由年輕的創業家所打造的,拍賣成交率也屢屢交出不錯的成績。同時據經常進出拍行的客戶分享:由於是新興拍行,成交價上偶有撿漏的空間,對於古玩藝品有興趣的先進,或許也可在此處發現超值的藏品。 本件客戶送檢精品,是允臧齋2023年1月剛落槌不久的項目。屬於戰國至漢的形制,經東方森煌的相關檢測,用料、老化及各項金相結構特徵,主體上吻合該年代真品。屬千年之真品無疑。 本件拍賣上標記為"青銅文鎮"。然而這類型制亦有可能是類似於玉器圓雕類之物件,或為配飾、或為賞玩、或為神獸崇拜之用。但不論各家形式分類為何,本件工藝於當時應屬頂尖之作,其賞玩價值甚高。 以青銅作為主體,三尾螭龍交錯盤繞,結成一個多環圓狀體。龍體則以線狀的錯銀來表現,龍首部分再鑲以綠松石。以堅硬的金屬為料,其神韻竟能如此靈動,彷彿螭龍隨時會飛竄而出,整體的藝術表現非常之搶眼,實為不可多得的千年青銅精品!

本次分享的客戶送檢精品案例,甚為特別。是來自於國際知名的大型拍賣行(蘇富比Sotheby`s)的青銅物件。 對於一般文物藏家而言,若是從國際大拍購入的藏品,大多選擇相信為真品,鮮少另外進行檢測。然而對於層峰藏家而言,對於真相的追求,方是體現購藏層次的關鍵。 此件在蘇富比上標示為春秋時期(Eastern Zhou,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),來源是1990s香港的私人收藏。現今被台灣的一位新銳收藏家購得,輾轉送來東方森煌進行檢測。 對於頂級的青銅收藏家而言,不只求真品古董就好,更多的是斷補、材質等影響品相價值的關聯性事實,透過科技儀器的輔助,這件蟠螭青銅鐘不僅被確認為真品,同時也檢附上各種藏品主體的來龍去脈。這使得收藏家們能對於高價藏品,掌握了更為豐富的資訊量。 這件青銅鈕鐘,事實上與故宮博物院典藏的春秋『子璋鐘』,型制甚為類似,鐘身皆計有36個獸面凸點,雙面陰刻蟠螭龍紋,龍紋的纏繞紋式也幾乎相同。可以說是系出同源的青銅器皿。然而,故宮的青銅器通常是傳世多年,經過許多世代的盤玩養護,甚至是修補,皮殼顯得更為黝黑,甚至可說是缺乏層次變化。而蘇富比的這件,則是保留了更完整的鏽色狀態。若是在一般文玩市場見到,不理解者,甚或覺得黝黑者是造假品。或者兩件都是仿品,而與此罕見真品擦身而過。 直擊欣賞,更多細節之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