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
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, consectetuer adipiscing elit. Aenean commodo ligula eget.

242 Wythe Ave #4, Brooklyn, NY 11249
1-090-1197-9528
office@ourbusiness.com

知識論壇

這面客戶送檢的龍婆嚴(Luang Phor Yiam)琺瑯彩銀版自身像,是罕見的佛教藝術精品。含純銀量高達85%,同時還有不同的金屬微量元素(Ti、Cu、Zn、Fe、Ni等)。當然,表面的琺瑯彩的相關元素(Ca、Si、K),肯定也會點綴其上。特別是經歷近百年的歲月洗禮,高倍檢視之下,可見到邊緣自然脫落的狀態,呈現出雲彩般的漸層效果,彷彿在訴說這百年來的風雲變幻。 除了欣賞精品之美外,對於所有收藏古物的玩家,更應瞭解到琺瑯彩是古工藝很重要的一環。這類敷於金屬表面的半透明塗料,與技藝的進化息息相關。琺瑯是將石英礦、硼砂、長石和金屬礦物粉碎成琺瑯粉而製成的,熔化後形成半透的玻璃質地,塗嵌於金屬物體上。因為技術和原料有一定的難度,因此世界各地的起源都與國力進化有著莫大關聯。 在中國的景泰藍(Cloisonné),亦稱銅胎掐絲琺瑯最早記載於元朝,而興盛於明朝景泰年間。如果是瓷器的琺瑯彩,那時間又更晚一些,歐洲可能最早出現於15世紀。而在中國則最早燒製於康熙時期,在乾隆時期達於顛峰。在佳士得(Christie`s)、蘇富比(sotheby`s)經常創下天價紀錄的瓷器,往往就是乾隆的琺瑯彩。 龍婆嚴(LP Yaim)琺瑯彩銀版自身像,製作於佛曆2467~2469年間,也就是大約在西元1925年前後,距今將近百年。或許不一定是最先使用琺瑯技術的泰國佛牌,但絕對是最具名望的琺瑯佛牌之一。因為祂名列全泰五大自身牌。這件自身像的出現,象徵了佛牌已不僅僅是宗教上的聖物,更將製作技藝提升至文化藝術品的境界。可以視為泰國佛教藝術的重要里程碑。

有一小部分傳統鑑定的支持者,總是會說"科學檢測只能測年代,所以把千百年的老土石送去也能開出真品卡~" 坦白說,這流言好幾年前就傳到民眾耳裡了,但我們一直覺得這個很難騙到人吧? 直到最近柬埔寨的詐騙事件層出不窮,才驚覺大眾的常態理智或許不太可靠。當我們回頭觀察網路的佛牌社群,亦發現這個泥土檢測的流言,竟然也有少部分網友當真了(驚!)。我們只好從最基礎的科普與作假過程,模擬了幾個送檢+作假與方案,來讓大家思考看看,以老泥土石的送檢方式,到底能不能順利闖關呢? 假設有一天,小明從古蹟園區挖了一杯千年老泥土,決定送來科學檢測,讓大家看看科學檢測是多麼容易闖關成功,來證明自己在社群到處宣揚、張貼的留言,是正確無誤的。小明的送檢企圖是要讓一杯老泥土順利開出佛牌的真品鑑定卡,所以他會付出各努力讓整個流程盡量騙過儀器。正常情形下,他會陸續遇到三種狀況: 第一種狀況,原始型態的一杯老泥土。這在東方森煌的檢測流程中,是沒有辦法送檢的。因為它不具備任何形制,任何古文物要確立真品的前提,必須要有相對應的年代與形制。因此,在這一種情況下,小明會被拒絕送檢,更無法取得任何真品卡。更進一步的說,泥土的檢測通常屬於地質科學領域、環保偵測的範疇,需送到相關單位才會有人願意理會。 第二種情況,為了因應前述狀況,小明必須把老泥土進行塑形。因此他必須從石膏/石灰粉/凝固劑/膠水

自東方森煌涉執古佛牌鑑定業務以來,屢次揭發假牌及造偽手法,並陸續公開正確的鑑定知識,導致某些既得利益者的收入減少甚至遭退貨。一直以來我們本著以和為貴的善念,許多私下的抹黑或惡意批評都鮮少追究。然而,近來有一起事件,牌商在社群上陸續發出文字攻擊我司所鑑定的佛牌(如截圖)。根據側面調查,主事者是一名往來泰國的中國籍男性。其連續的惡意讓人難以忽視,加上該群組的多位網友截圖向我們檢舉,故此回應以正視聽。 [以簡易常識評析:牌商網紅的批評行為] 有趣的是,該名批評者並不是專業人士,而是一名年輕網紅。為免使觀眾誤會我司挾著菁英技術來欺壓缺乏相關教育的年輕人,本篇將試著避開專業的科技鑑定分析。下文僅以單純的人生常識,提出4個無科技含量的簡單問題,答案將會輕鬆浮現~ 1.該網紅是來自對岸的朋友,是否無法看見東方森煌官網? 因為大多數的解析與跡證都在官網文章裡,才導致了你的理盲或誤解呢。反之,若能看見,當能理解科技帶來鑑定上的好處。為何又繼續宣揚泰國協會的淘汰技術呢? 是否背後有利益考量或不得不的理由呢? 2.該網紅在高聲批評假牌之後

老佛牌市場有一部份的賣家,會販售帶著原廟盒的老牌,通常盒子也非常具有歷史感。因此,消費者對於這類物件,特別地趨之若鶩,價格上甚至更好。然而,近期我們卻接連鑑定出數例的『帶原廟盒的假牌』,代表市場上具有一定的氾濫程度。因此,我們公開這一面珍寶必打的案例,希望能藉以警醒收藏家們。 圖片上可見到帶著精裝的原廟盒的花粉版珍寶二(Phra Pidta LP Toh JumBo2 )。廟盒與佛牌的吻合度甚好,而且廟盒本身帶有許多老態,諸如:脫線、掉色、污漬等現象。許多收藏家可能就會因為這個廟盒,而花上千元美金去購入這面佛牌,當然,我們的客戶也是其中的苦主之一。 然而經過元素分析,這面佛牌原料主體就是石膏+鋁矽粉,佔總元素約98~99%,用料分析的部分在網站上許多文章都已經解析過了,這邊就不再贅述。關於這必達佛牌,值得一提的是:這件是很低階的仿品,除了胎體毫不掩飾,完全不帶有機用料之外,竟然還有滿滿的螢光劑粉!!螢光檢測下,可以看見胎體上有遍佈的螢光反應。雖說某些天然成分也會有螢光反應,例如:精液、血液。但若以真品狀態來說,就算有混入身體成分的佛牌,因為其比例太低,也不致於如此『大放光彩』!。再者,即使真的有含天然螢光用料,經過數十年的衰退、老化破壞,螢光反應也肯定會消失殆盡。這樣令人啼笑皆非的作偽手法,乃是造假者,為了『欺騙人眼』,反而導致『科技眼』變得更銳利的作繭自縛。 這次的案例,因為受害者可能為數不少。我們特別釋出低倍放大鏡的檢視圖,讓一般消費者運用常見的放大鏡工具,就能夠觀察、對比到一些作假的特徵。包括他們置入髮絲的樣態、仿造發料的樣態。可見到這些作假的現象都是浮於體表的,而且大多是一團一陀地出現,很少有細微的漸進變化。如果各位手上有這樣的現象,建議可以謹慎看待。也歡迎各位與東方森煌鑑定所聯繫並送檢。

許多收藏家遇到有疑惑的藏品,通常習慣以負面列表來看待之。甚至是泰國的傳統鑑定單位,習慣以某個模線錯誤、某種胎色不對,就全盤否定。長久以來,讓許多真品被錯判為贗品,產生了不勝枚舉的『鑑定冤案』。客觀的鑑定單位,必須以跡證為依歸,以偵探邏輯的檢測程序,才能給予藏品及收藏家最公正安心的真相。 圖片是一件白胎的瓦拉康崇迪。表面白度甚高,缺乏一般百年瓦拉康具備的泛黃現象,甚至背面有一整片的反光,乍看像是上蠟的假牌。類似此類樣式的瓦拉康,在許多牌商、甚至是泰國開卡單位,都不敢給予真品的判定。收藏界便經常將其列為爭議藏品。 然而,科學鑑定的存在,就是為了解決這樣的爭議物件。不論表象上看起來像什麼,我們必須找到證據,不受顯而易見的外表影響,進而去判定其製成年代。不弔觀眾胃口,先講結論:這件瓦拉康是百年老佛牌,但經過近代的強勢清潔。至於為什麼待以下解析說明: 首先,本件的元素分析並未偵測出矽膜/染色/臘膜等殘留,基本上表面的光澤便非屬上蠟或上膠所產生的。而且可以看見具備的元素非常的多樣,與阿贊多時期的用料吻合度高,並非近代的仿品用料。接下來的關鍵證據,顯微觀測下,可以見到細微拋痕。這代表了表面的光澤是經過擦摩所造成的。然而,在佛牌的凹陷處,又可以見到許多龜裂風化與結晶沉積物,與典型的入塔老牌之現象吻合。因此,幾乎可以推斷這件崇迪,在最初之時應是入塔/窖藏之物,然而在出塔後可能沉積現象過多,甚至有些骯髒。持有者進行了拋洗或摩擦等強勢方式,導致泛黃或器表之老化皆被破壞並淨除,變成了現在我們所看見的樣態。 對於古董文物來說,最好的鑑識能力,就跟刑事辦案能力一樣,必須勿枉勿縱。不能什麼都批評為假,而不給出理由。假若一位警探總是到處指責人民犯罪,卻給不出證據,那也是個有牌的惡霸。相信許多藏家都有這樣的經驗:在社群裡貼上自己的物件徵詢意見,經常就會遇到留言指稱是假貨,但就是給不出有力的理由。在文物的世界裡,把假的當真品賣,是欺騙。但把真品當作假的批評,也是一種無知,同時是對人類文化資產的傷害與褻瀆。因此,我們應該追求的是一種精準而嚴謹的態度,來推進收藏的水平與素養。

前陣子分享了一些客戶的經典真品老牌賞析,獲得許多迴響好評。今天來分享另一位客戶帶來鑑定的龍波平納(Laung Phor Pinak)幸運星。這位客戶表示他是照著網路藏家的教學,應該怎麼看模,看手工的修邊等方式,然後也因為這面牌有比賽,只是沒有高名次,價格也實惠就收了。但因為戴了一陣子覺得運氣都沒有改善,開始有點懷疑,決定用比較科學的方式來驗證。以下的照片,可以看見,這位藏家所表述的一些網路教學的看法 : 手工壓模溢料、手工修邊的痕跡、白化發料、也帶有比賽證書和比賽殼..等等。   經過鑑定,真相如何呢? 很遺憾的,事實上這面幸運星,在科學鑑定來說,這件屬於頗低階的仿牌。也就是說不需要太高階的儀器,就能夠破解這面是近代的仿老贗品了。首先,這面幸運星表面的發料,具有顯著的螢光反應。雖然螢光反應也會出現在某些寶石/琥珀/牙骨等,但因為幸運星的製作時期約在佛曆2520~2530年代,天然材質的螢光現象會因表面磨損、時間等因素而損耗,不會如同這面幸運星的螢光反應如此強烈,這是明顯不合理之處。 進一步的顯微分析,會看到聚積大量鐵鏽的部分,而且鐵鏽皆是浮沾於器表,是以人工增附的方式,而非自然生成。而所謂"特殊發料"的現象,其實就是以氧化鋅粉,黏布於表層。所以也才會致生強烈的螢光反應。這面幸運星就是100%近代的仿品。 所以只依靠所謂的網路牌商、佛牌部落客的教學分享,其實是非常容易掉入陷阱的。因為仿牌製作者也會看書,也會看網路討論的分享,各種偽仿製作方式,完全投其藏家之所好。  

一般古佛牌藏家而言,在真品的前提之下,通常喜歡從用料、功效、傳說、名氣等方面去論斷一個老佛牌的收藏價值。然而,今天東方森煌提供一個更貼近國際文物市場的評論角度,也就是『藝術成就』。為什麼明代永樂/宣德的青花瓷,經常能在拍賣場上創下青花瓷的天價?為什麼齊白石、張大千的字畫,總為人所追捧?這些文物當然沒有任何擋災、避險的傳說,更不用談有什麼神秘的用料(瓷器就是土和釉,字畫就是紙和水墨)。國際拍賣場上眾人所追捧的,其中一個特點就是其美感與藝術價值,長遠來看就是所謂的『藝術成就』。這是在古佛牌領域非常欠缺的,也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古佛牌的商業價值,在藝術收藏領域裡是遠遠被低估的。 今天,我們選了一件客戶送檢的藏品,讓各位欣賞其非常獨特的佛牌藝術之美。 這件必打佛是龍婆空(Luong Por Kron,)師父所督製的古佛牌,據信約在佛曆2480年前後所加持製造。關於龍婆空及其必打的事蹟與靈驗,網路上甚多,此處不再贅述。本文除了簡述一下本件於科學鑑定展現的特色之外,特別帶各位欣賞非常獨特而具有力量的必打美學呈現。 本面必打佛牌,表體具有滿步的龜裂紋。經元素檢測,含有超過75%以上的碳氧有機物,換句話說與傳說記載的用料是吻合的 (EX:供養植物、經灰、花粉這類的原料)。此外,這件非常特別的是含有微量的貴金屬銀(Ag),因此可以推測當年龍婆空督製時,很有可能亦有融入某些銀符片或招財的象徵物等。同時在顯微觀測時,可以見到許多『樹枝狀』的細微蔓延,這通常各種熱脹冷縮,以及表面風化與質變的交互作用造成。要累積到這樣的分布量,需要相當的歲月。特別是各種變化與交錯非常之豐富,在顯微鏡下就像是一幅星空畫般的絢爛。 資深的藏友應該都知道必打(Phra Pitda)佛牌的由來,是源於佛陀時期的阿羅漢弟子,為了遮蔽五官、六塵染污,而造出的一個象徵式法像:也就是用雙手(或更多手)來將自己的五官遮蔽。這尊必達佛牌,就是這樣的一個經典造型。我們可以看見龍婆空是設計100%立體的造型,不論從哪一面欣賞都是完美的身型。一位阿羅漢,用著他無可挑剔的完美迦趺坐姿,微微陀著背,彷彿對這花花世界完全失去了興趣。 從祂的背面望去,就像是一個千年孤寂的人,那圓潤飽滿的背部曲線,透露出內心對世間的落寞與出離。再近看那有力的雙腿線條,僅僅只用了兩三個交叉直線,就讓禪定盤腿的意象極具張力地呈現。這是我在任何一位師父的必達佛牌,從未見到過的。許多必打佛牌都是半立體狀,背面通常是圓形,或是簡易的平面線條。腿部就更簡化為簡單的交叉象徵。龍婆空則是用了立體的雕塑手法,全然地把一位出世間阿羅漢,對於五濁惡世的厭離完美地展現出來。我僅僅是讓祂端坐在面前,就可以感受到一位佛教高僧透過這樣的雕塑作品,使其虔誠心與加持力源源不絕地湧出。不論在藝術成就,或宗教力量展現,我都給予這一系列古佛牌極高的評價!

這是一件客戶送來鑑定的玉件,型制為西周經典的人獸合體珮。此件鑑定時在科技上並沒有太多難度,但若單純用眼學判斷的話,則有非常多值得分享之處。(以下圖片及攝錄經藏家同意刊出) 如果你在市場上看見此玉珮,會怎麼抉擇呢? 以下是客戶的真實經歷轉述: 從眼學判斷來說,我認為此件帶有柔和的反射光澤,胎質似乎久經盤玩,已呈現黃栗色的熟坑現象,玉料潤中帶透,初步過關喔。我接著掏出放大鏡觀察:喔~可看見層迴式的接刀痕跡(下圖) 恩,此時心中更是放心。最後在一處捲勾紋處,發現一條細長的次生結晶(上圖圓環處),並且直接橫斷了溝槽的刀痕。換句話說,這就是次生結晶破壞了刀工,也就是說刀工先於結晶的發生。根據網路前輩的說法:『次生結晶壓過刀工,這是無法仿造的高古玉現象特徵。』好!接下來我就開始跟老闆殺價了,老闆被我殺得刀刀見骨,最後很委屈地賣給了我。 --- 以上是客戶征戰的過程。然而隨著客戶實力的日漸增長,有一天忽然覺得"哪裡怪怪的"(搔頭貌)。索性決定送至東方森煌做一個確認。如果是贗品那可是晴天霹靂,如果是真品,這下轉手可就荷包滿滿了。此件人獸合體珮,於東方森煌的檢驗下,過程是複雜的但答案是簡單明確:此件為近代贗品。主要證據有二:1)表層檢驗出硫化物殘留,此件經過酸蝕。2)同時檢測出染色劑殘留。 客戶所觀察到的"柔和的反射光澤"其實是強酸蝕+局部打拋的成果,而所謂的"次生結晶"也是酸蝕後,而將原本的礦物結晶露出的假象。至於上圖的幾處圓圈位置,則是染色劑聚集之處。至於接刀痕那更是已隨處可見的仿造手法了。 學習及判斷古玉是一件很費神的過程,因此市場上經常會流傳所謂的"訣竅"(tips):即以幾個簡易的小撇步,來進行真偽判斷。當過去技術尚弱時,通常會收到不錯的效果。但隨著仿偽技術的精進不已,收藏者不能再停留於這些訣竅之上,應當全面性地對古玉各項成因做綜合性之判斷方為正道。

佛曆2497年由阿贊添所製造的龍普托(Lp Tuad by AC Tim 2497)佛牌,是泰國收藏家公認的避險第一老佛牌。據說近幾十年來,泰國的意外災害、槍擊死傷、天災人禍之中,所有的罹難者從來不曾在其屍首上發現過龍普托的佛牌,因此泰國藏家認為只要配戴了這面佛牌,由意外帶來的死神是無法勾走其魂魄的。也因為這些神奇的事跡,百年來這面佛牌,從幾毛錢的結緣贈品,一路暴漲成數萬元~甚至數十萬、上百萬元的頂級古佛牌。 然而,當我們追求這"避險至尊"的同時,也得注意別讓自己的荷包"過度曝險"了。因為這是一面超過半世紀之久的老佛牌,許多當時的製作特徵,都會隨著年代而消磨老去。特別是眾所皆知的,傳統佛牌的鑒定技術裡,有一項即是"觀察模線"。龍普托的製作用料是由高比例的藥草、有機成分組成,百年來因為熱漲冷縮、潮濕質變、甚至膨脹潰縮等現象,所有的模線根本已經消失殆盡。這樣又該如何鑒定呢? 我們曾經請教過泰國某佛牌協會的幹部類似的問題,他的回答是:"我們會再看色澤和老化現象"。然而,這回答並沒有解決根本性的問題。我們都知道同一批中藥,同一年份,一旦受潮而有所質變,其實色澤樣態肯定不會一樣的。這類的有機物質在外觀上產生的變化幅度過大,導致傳統眼學鑒定會產生很大的誤差。而這個誤差,可能會讓你的收藏品,從50萬變成50塊。 那麼這樣的鑒定困境,東方森煌會採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解決呢? 如下圖,這件佛曆2497年的龍普托佛牌,臉部樣貌已經幾乎模糊化、邊緣的模線也已經看不清楚了。有部份的傳統鑒定機構是不敢輕易判定這件龍普托的真假。通常來說,當傳統鑒定機構遇上不確定的物件,或者不是來自合作的牌商,為了各種可能的考量,那就先判定為贗品吧。但身為收藏家或文物商家的你,願意就這樣背上一件文物冤案嗎? 事實上,這件龍普托在東方森煌的實驗室檢測下,是甚為顯著的龍普托真品老牌。首先,經過傅立葉紅外光檢測時,該物件出現明顯的有機物質反應。進一步元素分析後,有機物的佔比超過60%。這與當年紀載阿贊添製作時的用料是相當吻合的。而這些有機物質裡,又含有許多微量礦物質,包括磷(P)、鉀(K)、鈣(Ca)等元素,以及土壤所含的微量金屬元素。同時並沒有偵測到現代染劑、黏著劑、化學酸鹼殘留等。我們實驗團隊有此證據發現時,成員都是非常振奮的。我們知道未來的鑒定技術,將可以給收藏家一個明確且具有脈絡的答覆,而不是模糊的個人經驗法則。 另一方面,那偽仿的龍普托又是什麼結構呢? 所有的偽仿品,都是以"模仿外觀"為重點。因此它們經鑑測後的組成,經常是簡單的石膏+染色劑,比較進階一點的會用些許土石礦物冒充"XX聖物好料"。這樣商家就可拿起放大鏡,跟即將上勾的買家說:『看看這用料,多麼豐富啊,加持力太強了!』。所有肉眼可見的鑑定要素,都是偽放者極力仿製的要點。然而,目前為止,古老用料配方的元素組成,除了學術單位、博物館之外,東方森煌是唯一持有這些資料的私人鑑定機構。 備註(NOTE):於此請原諒我們無法完全地將鑒定細節公開,畢竟偽仿的利潤太過驚人。若是偽仿者得知精確的元素比例,有可能提高鑒定的難度。不過慶幸的是,科技至目前為止,幾乎無法同時調製精準元素比例,又能模擬出老化的外表,卻又不添加其它染劑或酸鹼物。偽仿者在科學定律下,總是會有一個石頭砸到自己的腳。